AG视讯平台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永久vip無縫瀏覽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回到城主府中,黑湖幽藍向鳶藍一禮之後便借口休息回去了。

    黑湖鳶藍看著夜風,微笑道,“多謝子墨先生。”她擺出茶具,給夜風倒了一杯茶,“妾身以茶代酒,多謝先生!”

    “職責所在,夫人客氣了!”夜風立刻起身,客氣地回禮。不過他心中還是有點奇怪,黑湖幽藍和黑湖鳶藍應該是分屬兩個不同陣營的對手,黑湖鳶藍這麼關心黑湖幽藍實在是有點不正常。

    道完謝之後,黑湖鳶藍把玩著茶杯輕聲笑道,“子墨先生的實力果真驚人啊!如果可以的話,能把過程向妾身透露一二嗎?”

    “當然可以。”夜風當即微笑回道,一臉坦誠,然而他說出來的卻是和告訴黑湖幽藍一樣的刪減版,“就是這樣,我的運氣很好,沒有踫到什麼強者,這才輕松地帶回了小姐。”

    “原來如此。”黑湖鳶藍微微一笑,只是到底信不信或者信了幾成就沒人知道了。看到夜風一臉“事實就是如此”的表情,她微微一笑,不再提這件事,而是提起了另外的話題,“原本妾身就要和先生說起的。”

    夜風一愣,想起了黑湖幽藍綁架案之前黑湖鳶藍找他的事,“敢問夫人有什麼事吩咐嗎?”

    “府中需要強者坐鎮,希望先生能來內府。”黑湖鳶藍一臉真誠,只是夜風看著美人,臉上多少有了一點異樣的神色。

    內府就黑湖雄山、黑湖鳶藍、黑湖幽藍和一眾僕從,現在黑湖雄山不在了,夜風那可就是和兩個美人在一個地方了,要是沒有一點想法才奇怪呢!

    但黑湖鳶藍美艷的俏臉上卻滿是正經,沒有一點異樣的神色。

    夜風還能說什麼,他只能點頭了。他是客卿,城主夫人的命令當然要執行!當然對他來說只是換了一個住處而已,沒有什麼不同。

    “既然如此,那先生今日便可以搬進來。”黑湖鳶藍似乎很急切。這也能理解,畢竟只是一個女人,剛剛經歷了綁架事件沒有道理不怕的。

    夜風當然表示可以,立刻就去收拾東西。

    離開之後,他嘆了口氣,去了內府的另一個地方。內府也是分為多個院子的,其中有一個小巧而精致的院子。

    夜風進了會客大廳之後,客氣地道,“見過小姐。”

    “先生請坐。”黑湖幽藍神色冷淡,但話語上還是很客氣的,讓夜風坐下之後,遞上了一杯茶,“先生的實力果然驚人。”

    夜風搖頭輕笑,“只是運氣好,沒踫上強者而已。”

    黑湖幽藍搖搖頭,沒有多說。她可是一直醒著的,也就是說就連他擊殺那兩個太乙金仙的事也是知道得一清二楚的。這樣的強者即便是在頂階太乙金仙中也是最頂尖的行列了!當然,夜風不願承認,她自然也不會多少。

    將一個玉盒推向夜風,黑湖幽藍抬手示意了一下便淡然地看著他。

    夜風皺眉,有點疑惑地打開了盒子。掃了一眼,他神色微動,“這是天雲玉枝?”

    天雲玉枝是一種品階不低的靈魂類靈材,有助于療養元神。不過他有點好奇,黑湖幽藍特意叫他過來就是為了把這個給他的嗎?

    “幽藍希望子墨先生能當我的護衛。”黑湖幽藍沒有拐彎抹角,直接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夜風微微一笑,眼中露出幾分異樣神色,“在下身為府中客卿,當然會護衛小姐的安全。”護衛身死,黑湖幽藍重新尋找一個護衛很正常,但找到他這樣的頂階太乙金仙身上就不正常了。當然,夜風真正在意的不是這個,而是更深層的事情。

    似乎早就料到了夜風的拒絕,黑湖幽藍神色平淡地將身上的令牌接下放在了桌上。

    她手指輕輕一點,一道光幕從中投射而出。

    果然如此嗎?夜風心中一笑,看向了光幕中出現的黑湖雄山,“城主大人,有什麼吩咐嗎?”

    光幕之中,黑湖雄山微微一笑,“子墨道友,事情經過我已經听幽藍說過了。”他起身向夜風抱拳,客氣地道,“道友,我希望你能成為幽藍的護衛。”

    “並不只是永遠的護衛,而是短時間的保護。”他忽然看向黑湖幽藍,點了點頭。

    黑湖幽藍神色微動,似乎有點驚訝,但她還是取出一個陣盤,激活了籠罩房間的法陣。

    “現在可以了。”她重新坐下,向光幕中的黑湖雄山輕輕點頭。

    法陣籠罩之後,黑湖雄山重新坐下,神色嚴肅地開口,“子墨道友,你可知道我們黑湖家族每千年一次的滄海試煉?”

    夜風一愣,這他還真不知道,滄海他倒是從黑湖子墨口中听說過,就是那一望無際的血海,但滄海試煉他還真是第一次听說,“願聞其詳。”

    “道友應該知道那茫茫血海中蘊藏的寶物之豐富吧?”黑湖雄山輕嘆開口,“為了這些寶物,滄海之濱的數十個家族以風鬼、黑湖和湛藍三大家族為首進行了多次交手,最終定下了利益分配方式。”

    “風鬼和湛藍家族?”夜風眉頭一挑,有點驚訝,這兩個家族他當然是听說過的。風鬼家族是魔界排名第五的大家族,而湛藍家族在魔界排名第七,相比之下,倒是排名第八的黑湖家族有點弱了。

    看到夜風的樣子,黑湖雄山嘆了口氣,“原本三家是差不多的,可惜當年一場意外……唉!”

    夜風剛被這話題勾起了興趣,黑湖雄山卻又略過去了,“雖然風鬼一族實力強大,但我們黑湖家族和湛藍家族聯手之下也能與之抗衡,至少維持了一個平衡局面。”

    “所以就有了這滄海試煉?”夜風一下就明白了,這是平衡之下的妥協。

    “沒錯。”點點頭,黑湖雄山說起了滄海試煉的規則,“三大家族連同依附于三大家族的所有小家族各自出十個年輕一輩,比試之後選拔出五十個最強的人進入秘境。那秘境是三大家族同時發現的,雖然沒有頂級的資源,但其它的資源還算豐富,不過因為分配原因一直耽擱著沒有開發……”

    “于是干脆就拿來當成試煉的一環了,是嗎?”夜風嘆了口氣,這讓他想到了當年參加過的天庭戰,天亡秘境也是這麼回事,“難道小姐要參加這場試煉嗎?”

    “沒錯。”黑湖雄山點頭,他看向黑湖幽藍,臉上帶著驕傲,“實不相瞞,小女天賦驚人,如今已經是頂階太乙金仙。”

    “頂階太乙金仙?”夜風看了黑湖幽藍一眼,臉上有點異樣神色︰原來是頂階太乙金仙,怪不得在山洞中醒過來了。他曾經用神識掃過,卻沒能看出她的真實修為。雖然他無法動用大羅神識,但也不應該看不出一個女孩的修為。

    看來是有很強的寶物護體啊!

    此時,黑湖幽藍摘下了脖子上的一個掛墜。頓時,仿佛一層防護罩消失了,夜風能清晰地“看到”她的修為。

    “這是尋幽墜,算是我們這一支脈的鎮宅之寶了。”光幕中,黑湖雄山微笑道。

    夜風神識掃過這個小小的掛墜,輕輕點頭,“的確是好東西。”

    這個頂階先天靈寶恐怕能阻擋頂階大羅的探視,的確是好東西。

    “那麼,城主大人是要我在城中保護小姐,以免影響她參加試煉?”夜風微微沉吟,如果只是這樣倒是沒問題,畢竟他也在內府,保護小姐只是順帶。再說,憑她頂階太乙金仙的實力,只要不跑出去自然不會有危險。

    “不。”黑湖雄山卻是搖了搖頭,“我希望道友能夠一直保護小女,直到試煉結束!”

    一听這話,夜風立即皺起了眉頭︰這事情听起來怎麼這麼麻煩啊!

    “只要道友保護小女參加試煉,我就將紫魂玉液送予道友!”看到夜風皺眉,黑湖雄山立即勸說。

    夜風眉頭一挑,紫魂玉液,他的確是想要。但他可不是涉世未深的小傻瓜,黑湖雄山一連給自己下了兩個套,難保這不是第三個。

    “既是如此,那在下便答應了!”夜風一口答應了下來,看上去就像被紫魂玉液打動了一般。

    “多謝道友!”黑湖雄山當即道謝,而一直端坐不動的黑湖幽藍此時也道了聲謝。

    事情辦完,光幕中的黑湖雄山便消失了。

    夜風將天雲玉枝遞回給黑湖幽藍,“既然是城主吩咐,在下自當專心保護小姐安危。”反正城主已經給出了報酬,那他再領黑湖幽藍的這份報酬就顯得有些貪婪了,雖然那份報酬暫時拿不到,而且多半是鏡花水月。

    但黑湖幽藍沒有接,她只是搖搖頭,“這是給先生救命之恩的謝禮。”

    “身為客卿,保護小姐安危是職責所在。”夜風當然不會就這麼收下,還是要客套客套的,當然就算是客套過頭了,他也不在乎。這天雲玉枝也就是對太乙金仙有點用處,對他這樣的人來說也就紫魂玉液有點誘惑力了。

    然而黑湖幽藍態度卻是很堅決,“一碼歸一碼,有功當賞,有過當罰。先生既然救了我,那這便是先生應得的!”

    夜風一挑眉,這個城主接班人非常合格啊!既然對方這麼堅定,那他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了,直接收起了天雲玉枝,然後起身一抱拳,“多謝小姐,若是再無其他事物,在下就先回去了。”

    一轉身,他就要走了。但黑湖幽藍叫住了他,“既然先生要當我的護衛,便搬進內府吧,遷移之事我會和母親說的。”

    “小姐無需麻煩了。”夜風微笑著拒絕了。

    黑湖幽藍眉頭一皺,她當然知道夜風是有家室的人,住在內府有多種不便,但既然擔負了責任自然就要付出相應的代價。她正要跟夜風說說搬進來的必要性,卻听夜風說出了下半句話。

    “夫人先前便讓在下搬進內府了,住處也已經安置好了。”夜風話一說完就意識到不對了,黑湖幽藍的臉色明顯就是一沉。但現在無論怎麼想都沒法彌補,他只能裝傻了。

    黑湖幽藍沉著臉,她的消息之靈通遠超旁人的想象,對于黑湖鳶藍這位“母親”她知道得非常多。讓夜風搬進內府,黑湖鳶藍做出這種事情讓她不得不想到一些不好的地方。

    “難道他和那個女人之間……”心念一動,她閃著寒光的眼眸望向了夜風,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她的護衛人選恐怕就要更改了。但此時夜風面帶茫然之色,這讓她心中稍定,“看來那個女人還沒開始動手。”

    輕咳一聲,她開口道,“既然母親已經提出了,那我就不多說了。”說著,她話鋒一轉,肅然地提醒了一句,“內府之中是我黑湖家的私密之地,還望先生謹守規矩。”

    話雖然說得不清不楚,但夜風自然是知道,這所謂的“謹守規矩”是什麼意思。不過表面上,他當然是有些茫然地點點頭,應一聲便退了出去。

    夜風出去之後,黑湖幽藍眼眸微微閉上,臉上露出疲憊之色,“到底誰是幕後黑手?想要我的命的到底……”

    ……

    走出房間,夜風的嘴角掛著一抹笑容︰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原本他還想先得到黑湖雄山的信任再慢慢探听黑湖家族的消息呢,沒想到他竟然直接送自己去了滄海試煉!

    用令牌給黑湖子墨傳了個消息,夜風便開始收拾東西,準備搬家了。黑湖鳶藍的效率相當高,不僅房屋,就連侍女都給他配置好了,只要搬進去就可以了。

    另一邊,黑湖子墨看著令牌上傳來的消息,眼楮一亮。夜風要參加滄海試煉,她的眸中滿是瘋狂之色,“這是探知黑湖家族底細的好機會,也會是毀滅他們的第一步!”

    “你先冷靜!”夜風能猜到黑湖子墨現在的想法,連忙從令牌中傳信讓她冷靜,“現在正是潛伏的時候,絕對不能意氣用事!”

    “我明白。”黑湖子墨深深呼吸,眸中的瘋狂隱去,臉上再度掛上了笑容。

    ……

    妖界之中,暗夜盤膝而坐,靜靜地參悟大道。最近這些天,不知道為什麼,血刃準聖一下子就貓了起來,不說開戰就連臉都不露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