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mg电子游戏哪个网站好打五分PK拾计划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永久vip無縫瀏覽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悟性是豪俠中一個類似于某三國題材游戲中的相性值一樣的東西,比如說劉備的相性值是30,那麼曹操的相性值就是150,兩個人的相性值差距如此大,就意味著劉備和曹操是絕對不可能達成統一戰線的,所以相性值這個東西又可以看成是一種價值標準,而放在豪俠中相性值是以悟性的形式來體現。

    所有玩家的初始悟性值都是50,這個數值可以通過裝備或者一些稀有任務來改變,但卻並不是說改變就一定是提升,也有可能根據選項的不同來降低,至于提升還是降低,則是要根據玩家所扮演角色的“相性值”來判斷。

    比方說金庸、古龍的中,正邪對立是十分直觀明朗的,不如溫瑞安筆下的政治舞台那麼晦澀,因此在金庸的中,壞人好人大多都是一目了然的,壞就是純粹的壞,好就是純粹的好,如果說悟性值的基準就是50點的話,那麼這個50就是非常中庸的一個數值,基本上就是普通人的範疇,比如說那些江湖中自保都尚且不足,根本沒實力去轟動武林,只能偏安一隅的中立勢力,基本上都是50的悟性值。

    是的,豪俠中的悟性值其實就是相性值,並不是最初茅十八所想到的悟性值就是習武之人的領悟力,當初茅十八之所以會有楊過的悟性是97,周伯通的悟性值是50以下的設想,便是在于楊過相較于神雕俠侶中絕大多數角色而言代表著正義的一方,無論是抗擊蒙古還是神雕大俠的稱號,都可以說明這一點,而周伯通盡管也是正義的一方,但是周伯通呆呆傻傻的,行事全憑個人喜好,連偷女人都敢干,絕對算不上通常意義上的好人,所以周伯通的相性值絕對高不到哪里去。

    因此,茅十八根據自己的一些設想專門給豪俠中的悟性值做出了一個概念上的公式,通過把數值代入到這個公式當中就可以得出和玩家所扮演角色非常接近的一個悟性值。

    而這個悟性值一旦匹配了玩家扮演角色的真實數值,就可以為玩家帶來成倍的收益,比如說扮演楊過的玩家悟性值一旦匹配到了97這個數字,那麼楊過即使沒有學全自己原著的武功,他的實力也至少可以增長兩倍左右,而根據茅十八的計算,如果扮演楊過的玩家能夠完全成為原著的那個楊過,那麼他在豪俠中的實力能夠增幅十倍都不算多。

    折戟沉沙在明白悟性的重要後,就已經開始在魔劍道公會中他的核心成員當中開始進行測試了,而測試的結果是十分喜人,甚至是讓人目瞪口呆的,就以天煞流雲扮演的裘千仞這個角色來看,當折戟沉沙和流雲等人通過將流雲的初始屬性代入到茅十八設計出的公式當中,隨後得出了17的悟性值,而當流雲通過更換裝備將自己的悟性值剛好匹配到17之後,他發現自己的戰斗力竟然真的提升了一倍多有余。

    而且流雲匹配到17悟性值的同時,他身上的裝備有一多半是不符合自身要求的,畢竟流雲從來就沒有想過自己的悟性值不但不能提升,反而要大幅度降低,因此當他將自己的悟性值降低到17的時候,他身上的裝備基本上是那種零零散散毫無半點加成的垃圾裝備,但就是這些垃圾裝備竟然還比原本他花費了幾十萬的高價收購而來的神裝還要強了一倍左右的實力。

    當測試到這個份上,折戟沉沙、流雲、紅月等人剩下的也就只有嘆為觀止了,而流雲、紅月兩人也是直到這一刻方才明白為何說茅十八是豪俠科技的永動機,誰能掌握茅十八就宛如劉邦得到了張良、蕭何一般,真的能夠擁有坐擁天下的大好機會。

    當事後折戟沉沙問起永夜的時候,永夜也沒有做過多的隱瞞就告訴折戟沉沙他的悟性早就已經匹配過了,而且是精確匹配,並且永夜現如今不僅僅是悟性匹配,他的輕功、內功、武功也都至少90%以上的還原了,可以說如今在豪俠中的這個永夜就已經是陸小鳳傳奇里的那個司空摘星了。

    在夜雨瀟瀟的心中想來,只要把這份資料給玄武侯看了,那麼玄武侯肯定會立即拍板決定和魔劍道公會的同盟,但可惜的是,夜雨瀟瀟算錯了一點。

    “就這個?”

    玄武侯在看完了夜雨瀟瀟或者說折戟沉沙給他的這份驚人的秘密之後,一臉平靜的反問道,而這一次輪到夜雨瀟瀟完全傻了,他一時間沒能回過神來。

    玄武侯不愧是一個游戲白痴,他並不能十分理解手中的這份東西到底有多少價值,當然了並不是說他就一點都不懂游戲,畢竟闖蕩網游這麼多年,哪怕就算耳濡目染也多少能夠體會一二,但可惜的是,玄武侯玩網游純粹是奔著金錢而來的,可以說,如果投資一家職業戰隊還不如開網吧賺錢,那玄武侯絕對不會去投資戰隊,而肯定會去開網吧。

    拿在手中的這份情報對玄武侯而言更像是一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雞肋,因為要想把這份情報當中的秘密實現出來,需要投入的心血和人力幾乎等同于他重新玩一款網游了。

    這個性價比可能不僅僅是針對玄武侯而言,哪怕對于每一個豪俠的玩家來說都是如此,當然不同的是,當玩家意識到自己只要匹配到精確的悟性值就可以提升至少一倍以上的實力,那麼玩家們肯定願意為此付出又一年的心血,但是玄武侯卻並不願意這樣去做。

    而且這樣做的好處是什麼,就目前而言他根本就看不到。

    說到底,就算玄武侯不會玩游戲,不會PK殺人,不會下副本,不會做活動,但他的仁義天下公會也並沒有因為他這個一竅不通的游戲白痴而沒落掉,相反他的仁義天下商業帝國在所有豪門公會中發展的可以算是非常出色的,絕對要比這些年來因為網游轉型所導致的不景氣而像諸如紅袖添香、銀翼山莊公會也在走下坡路的情況完全不同。

    是的,玄武侯就算什麼都不會,夢孤城的一夢孤城公會也並不能夠打敗他,甚至就算前線一直在輸,絕世、尤利西斯等人在懸空寺那里節節敗退,但後方的華山派大本營仍舊是一片星火盎然的局面。

    “替我謝謝你家會長,不過我希望下次他能夠為我帶來更有誘惑力的條件!”

    玄武侯淡淡的說完了這番話後就站起身來,而在他身旁的絕世、尤利西斯兩人此時都很清楚玄武侯說話處事的方式,知道老大這是要下逐客令了。

    直到夜雨瀟瀟被趕出門的時候他也沒能想明白,玄武侯為何會不答應老大開出的條件,當然了,或許他的心中也會惡意的去想,覺得玄武侯盡管表面上動心了,他把秘密記在了心里,但卻並不答應和魔劍道公會的同盟,但是不管他有什麼想法,那都不是仁義天下公會會去在意的了。

    夜雨瀟瀟離開華山派後,立刻就給折戟沉沙匯報了這件事,要說他在匯報的時候臉色還是很難看的,畢竟他這算是出師不利了,而在魔劍道公會,以他主力2團團長的身份,這種小事都沒辦好,會去指不定會被兄弟們如何恥笑了。

    然而讓夜雨瀟瀟沒有想到的是,當他焦慮的等待老大回信的時候,突然收到一條消息,打開來一看,上面只有簡單的三個字。

    知道了。

    折戟沉沙竟然沒因為他辦事不利而責怪于他,這倒是很稀奇的事,夜雨瀟瀟很清楚老大的性格,折戟沉沙不是什麼好人,更不懂得禮賢下士這種品德,他向來都是辦好事就賞,辦不好就罵,哪怕是對紅月、流雲、永夜等人都一點不偏私。

    夜雨瀟瀟當然不會想到,其實折戟沉沙要的就是玄武侯的這個回答。

    玄武侯是個什麼樣的人,折戟沉沙比誰都要清楚,該用什麼樣的價碼來打動玄武侯,他也最有話語權,所以夜雨瀟瀟跑這一趟打一開始折戟沉沙就知道他是白跑,不過白跑有白跑的好處和必要性,至少這個“禮數”他折戟沉沙盡到了,而且折戟沉沙更清楚的是,整個豪俠唯一需要他擔心的對手就只有玄武侯。

    既然玄武侯那邊對合作沒興趣,那折戟沉沙就可以放開手腳大干一場了,他先行找到了流雲和紅月,讓他們選出一批人,從今天開始講游戲的重心從劇本和開闢分舵上悄悄轉移到收集各種增減悟性的裝備上來,當然了人手是現成的,不說魔劍道公會那些忠心玉折戟沉沙的鐵桿狂人們,就說流雲和紅月通過金錢力量收買的大票死忠也是最佳的人選。

    很快,流雲和紅月那邊就搞定了,緊接著立刻分攤任務,神侯府、大將軍府以及元神府,三個城市的副本或許還不夠,那就增派更多的人手去其他城市進行副本打裝備的工作。

    按照折戟沉沙的估計,前期工作至少需要一個月左右的時間,當然這還是保守估計,畢竟玩家的人品是很難計算的一方面,裝備的爆率難以均衡,到底何時才能真正武裝出有戰斗力的團隊,還要等到一個月以後再說。

    工作是分攤下去了,但是魔劍道公會當中也存在有其他豪門公會的奸細,一旦他們在神侯府這邊的劇本開荒力度變小了,很快消息就會傳出去,繼而秘密的泄露也不會太遲,所以折戟沉沙需要盡可能的延緩這個秘密泄露的時間,而這種工作自然就要交給永夜了。

    折戟沉沙找到永夜,剛一見面就看得出永夜的心情很是陰郁,這也難怪,跟自己最好的朋友和競爭對手關系破裂,從今往後再也無法站在同一陣營,雖然說這一天遲早會到來,但是因為這麼一件破事走到這一步,任誰都不會心甘情願。

    當然了,首先踏出這一步的人正是永夜本人,而折戟沉沙和茅十八的那句話不過就是背後的推手罷了,真要說起來,正是永夜這些年來一覽眾山小的絕頂身份導致了他今天養成的這種心性,他孤獨太久了。

    “老大,你怎麼來了?”

    看到折戟沉沙走來,永夜勉強的調整了一下神態,折戟沉沙徑直走了過去,揮揮手示意他不必多禮,隨後兩人並肩站在一起看這遠處模糊的景物出神。

    永夜知道老大來一定是有正事要說,但如今永夜真的有種頹廢的感覺,他不想管任何事,因此他此時的心中也在盤算著該如何來推脫老大的正事。

    “永夜,你跟我也有六年了吧?”

    折戟沉沙突然間升起了一股懷舊的口吻,這倒是讓永夜感到很不習慣,原本以為老大會用很強硬的口吻,就如同他過去安排任務那樣說話,而在過去永夜向來也敢于去頂撞老大,而且幾乎每一次老大都會在劈頭蓋臉一頓怒罵之後,皮笑肉不笑的揮揮手讓他趕緊滾蛋,同樣幾乎每次都屢試不爽。

    但今天突然听到老大這樣說話,頓時就讓永夜本來想說的拒絕之詞說不出口了。

    “六年零四個月。”

    永夜清楚的記得這個時間,之所以如此清楚,是因為在當時發生了一件事,一件讓永夜畢生都難忘的事情,也讓他真正第一次認識到折戟沉沙是怎樣一個人。

    永夜很早以前就在網游中聲名鵲起了,他確實是一個擁有超高天賦的玩家,無論玩什麼游戲,只要這款游戲中有刺客職業,那永夜都能夠玩出神韻來。

    久而久之,隨著永夜在網游中的名氣越來越大,就有人開始鼓動永夜去開設直播間,一開始的時候,永夜還是打著收徒的想法傳授他的殺人技巧,不過很快永夜就被當時就已經烏煙瘴氣的直播環境給搞的很是頭大。

    永夜盡管在網游中是個名人,但是在直播平台這種魚龍混雜的地方卻只是個初出茅廬的小屁孩,而在永夜的直播間里,只要他一出現,立刻就會有三教九流的人出現,有人打著他的名氣大廣告,有人惡意的攻擊他、詆毀他,有人在他的視頻中刷屏、挑刺,還有的人會去處心積慮的找尋他說話時不經意說出的一兩個髒字,然後匿名投訴他的視頻違禁。

    可以說,永夜很有一段時間無論做什麼都提不起精神,他畢竟還小,就算是六年後的今天也才不到20歲,可想而知當初的他面對這樣的一種環境又能有怎樣的應對方式和心態。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