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app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永久vip無縫瀏覽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楊熊回到自己的房間之後,陳銘來到衛生間,然後打開馬桶的水箱,在里面撈出一個袋子。把袋子打開,里面赫然是鐵老交給兩人的資料。

    不同的是,最後五篇最重要的吐納法,他已經真的毀掉,直接撕碎然後用水沖走。火這種東西太容易引人懷疑。還記得以前在爛尾樓,白叔就說過,因為某個流浪漢,在半夜點火取暖,結果被人看到,還以為爛尾樓鬧鬼了。

    相比之下,撕碎用馬桶沖走反而是最好的方法,就算打開化糞池都沒用了。

    “楊熊那邊,他是否也這樣處理了呢?”陳銘把資料放在床鋪上,一般人得到這個,會認為最有價值的,應該是後面的五套吐納法測試版。

    陳銘卻更清楚,前面估計才是精華!那應該是鐵老,把自己摸索的結果,還有所有研究的精華,都給濃縮起來……否則就之前看到鐵老辦公室的那些資料,拿過來的這部分,也不可能才那麼少!

    “寧可不交給門派,也要交給我們?”陳銘有些感慨,記得之前楊熊也說了,他昨晚看到前面的部分,就直接發暈,也表示就算背下來,最後弄不明白,還不如不背。

    所以專門背誦最後五個吐納法,沒想到被人一嚇,就記住一套。當然,是不是真的,估計也只有他自己清楚。

    “所以說,在鐵老看來,門派的人,都不可信了麼?那為什麼,會相信我們?”陳銘有些疑惑,在他看來,這資料太寶貴了。

    “難道說……”思考了十多分鐘,陳銘只想到一個可能性,“是擔心在別的地方,沒辦法繼續研究,所以希望我們兩個繼承他的研究?只是有些太胡鬧了,我們才十二歲……”

    只是這也是,最有可能的可能。再說,年紀小,以後總會長大,現在看不明白的東西,以後慢慢還是有可能看得明白的。

    “只是前面這部分……”陳銘翻了翻,都是關于華夏傳統國學的翻譯,把古代文言文,甚至有些語焉不詳的介紹,用現代科學的方法翻譯出來。但專業的詞匯太多,看得他頭昏眼花。涉及太多東西,生物學,物理學,甚至還有醫學。

    “要明白太難,至少不是現階段我能看得明白。背誦不成問題,先背下來,然後以後再想辦法慢慢查資料……對,鐵老的意思就是這樣!”陳銘似乎明白了鐵老的意圖。

    于是陳銘開始背誦,從第一頁開始,他本身比較擅長背書,這二十頁不到的資料,他只要花費一些時間,三五天的,應該能夠背誦下來。

    然而他顯然不能一直窩在家里背書,這樣很容易會引起別人的懷疑……

    “所謂的武林,以及所謂的江湖,看來沒有我想象中的那麼簡單。”一個小時後,陳銘合上資料,然後用好幾層塑料袋密封好,然後裝回水箱里面。

    “現階段,還是要最大限度的成長起來,否則的話,連自保的余地都沒有!”陳銘嘀咕道,以他的經歷,若真的把他當成一個純粹的十二歲少年,那絕對會吃虧。

    心有正義之心,並不意味著人就要天真。善良,也不意味著愚蠢。老村長的話,他現在都還記憶猶新……那是他某天,說自己要成為超級英雄的時候,老村長對他說過的話。

    與此同時,楊熊那邊,他其實也沒有說實話。昨晚的資料,前面的部分,他的確是如同陳銘建議的一樣,全部撕碎用馬桶沖走。對于他來說,雖然並不愚蠢,但不意味著就適合念書學習。

    真的學習成績那麼好的話,家里估計勒緊褲腰帶,多做幾份兼職,都會讓他繼續念書。

    那麼多的資料,留在手里太危險。昨晚被三個拐門的人控制之後,他如今更是確信這個想法。作為鐵老最成功的兩個試驗品,他們兩個同樣被許多人覬覦。這些資料對他來說沒什麼用,但卻很燙手,既然如此,還不如直接銷毀!

    “不知道他背下沒有……否則的話鐵老的研究有些可惜了……”楊熊看著唯一的紙張,那是他好不容易保留的,五套吐納法(猜想)的那一頁。

    “背下來,這是我能否成為內門弟子的關鍵!”深吸一口氣,楊熊開始繼續背書。其實之前他真的沒有騙陳銘,他害怕的情況下,真的把其他四套都給忘記了,就記住一套。不過有這張紙,他可以再次背誦……這次,絕對不會再忘記了!

    “他會不會拒絕再去做實驗?”一個小時後,楊熊把這一頁也給撕碎,然後毫不猶豫地丟到馬桶里面沖走。想到陳銘之前的神情,他有些糾結。

    經歷過昨晚,難道還不明白,就身體素質而言,兩人根本比不上那些壞人,估計連一些同年齡的外門弟子都比不上。藥浴,是最大限度縮短這個差距的關鍵,哪怕因此會消耗一些壽命!

    他和陳銘都已經十二歲,注定比不上那些,從六歲開始學武的外門弟子,更別說資源豐厚的內門弟子。而且繼續參加那個實驗,說不定可以更快開發出內功心法,那可比自己摸索要容易許多。

    他不擅長動腦子,所以既然有現成的,為什麼要自己去摸索?基本上,是個正常人,都能清楚這個概念吧?

    那為什麼,陳銘會那麼糾結?是因為,門內對鐵老的態度嗎?可鐵老和他們,也只是雇主和實驗體的關系,本身沒有任何情感可言,更被說為了他,能豁出去一切去守護。

    城里出生的孩子,有時候往往對感情看得比較淡薄。尤其是沒有血緣關系,曾經還是陌生人的存在。故而楊熊不能理解,陳銘的行為。反而接觸過城市三個月的陳銘,能大概猜到楊熊的行為,因此並不阻攔他。

    “那兩個孩子的情緒怎麼樣了?”一天之後,掃尾工作已經進行大半,蕭閆大概是在看報告的時候,想起這個,所以隨口一提。

    “楊熊表示繼續參加實驗,陳銘則表示需要考慮一段時間。”百虎院的長老回答道。

    “兩人的活動規律,有什麼變化?”蕭閆聞言,居然繼續問了下去。

    “沒有變化,依然按時練武,按時學習,晚上也有泡藥浴,門內作為補償,給了他們五天份的藥浴……硬要說的話,楊熊晚上十點多就睡覺。而陳銘,都是十二點之後才入睡。”百虎院的長老回道。

    “他晚上都在忙些什麼?”蕭閆有些好奇。

    “在學習初中的功課,記得他是兩條路都要走的,小伙子很不錯!”百虎院長老笑道。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